故事:婚后2年,我发现妻子偷偷放弃3个婴儿,生父都不是我

2019-10-21 18:43:26   【浏览】3220

每天阅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784533

当他看到程真时,苏嘉楠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方便面。

我不知道高速列车是突然摇晃还是他自己摇晃。一大块油花汤刚从半封闭的碗里冲出来,溅到苏佳男的右手上。他应该说“哎唷”或者扔掉他已经等了很长时间才成功酿造的午餐,但是他站得太紧了,以至于不能移动半厘米。

直到隔壁爱管闲事的阿姨问,“天气不热吗?这是一个大红色的补丁。如果你不处理它,它会起泡。”就在这时,苏佳突然醒来,放下手中的东西,笑着回答:“没事,我的皮肤很厚。”

程真坐在他前面,斜对面的高椅子朝同一个方向向后靠去。如果她不回头,她就永远找不到苏佳的男人。但是他很容易找到她。只要苏嘉楠微微起身坐直,或者假装站起来伸展身体,他就能看见她,更不用说在这样开阔的空间里听到程真清晰动人的声音。

她戴着耳机听音乐,偶尔用浓密的马尾辫轻叩她的头。她似乎在有节奏地唱歌,嘴唇无声地动着。她脸上的表情更有趣。如果她不太向后看,你可以通过她的表情变化来猜测她听的音乐是欢快的还是忧郁的。

十年后,她仍然是程真。苏嘉楠心里难过地叹了口气,然后把他头上的帽子压得低了一点。他害怕程真突然回头看见他可怜的发际线。

你的发际线什么时候开始向后移动的?也许是在那一年,陈小磊提拔他为该集团的技术总监。

那年我真的很年轻。我当时26岁。我两年前才从研究生院毕业。即使他毕业于一所著名的学校,他只是因为之前的研发成就才加入公司,并为公司赚了一大笔钱,但他不会取得如此快速的提升。

该公司是世界500强公司之一,也属于他们的陈氏家族。黄泰诺夫的出色晋升在许多叔叔和叔叔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但他不敢多说。陈赫就是这样一个女孩,表现得像他父亲,能力也有些,快40岁了还没结婚,一向傲慢没有优势,哪敢招惹?

当他收到升职的消息时,苏佳惊呆了。在接受这个项目之前,他和黄太太一起走来走去,但是很难理解当权者的想法。只有两个小时的理解和接触,敢把这个群体的未来命运交到一个年轻多毛的男人手中吗?

我想这也是因为他没有深入这个世界,想得太多。黄泰诺夫也是女人,苏佳男是男人,男人和女人,不容易做到吗?更何况,他苏佳男还是个挺好看的男人。

当两人第一次在床单上相遇时,陈小磊吻了苏佳的额头,问道:“我听说你女朋友是你大学三年级的学生?”

苏佳的心被震惊了,但它在一瞬间变成了惊喜。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这个女人半心半意的态度和对她的工作百分之百的支持让他觉得自己像一棵长在心里的草。她下意识地发出了她仍然单身的信息,并且无缘无故地增加了独自去陈小磊报到的机会。

他认为对方被他吸引了多少次,又有多少次他认为自己想得太多了?这种感觉让人心悸。程真,已经爱了自己六年,在一起生活了三年,从来没有给他。

“为什么?你嫉妒吗?”苏佳男语气不满意。

“嫉妒?我?”陈小磊笑了,“恐怕你不好。情人节没有她,一个小女孩怎么能站得住呢?”

“没关系,她很明智。”苏佳男漫不经心地回答道。24岁的程甄珍非常明智。当他听说他加班时,他一句话也没抱怨。他还小心翼翼地给他打包饥饿的零食。

“哦,她很明智。”陈小磊淡淡地重复了一遍,脸色突然变了。

苏嘉楠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正要张开嘴往回拉,却被对方冷冰冰的目光拦住了。

“你去吧。”陈小磊是皇帝的女儿。她有居高临下的姿态。谁敢违抗?

那天回家后,苏嘉楠吐了一桌程真准备的食物,因为一些小事把红酒洒了一地。程真不知道他哭了多久。苏佳楠也没有去哄他。

直到第二天吃早饭时,他才轻描淡写地说工作压力太大,希望程真能忍受。他还说他为这两个人的未来而忍耐。

当女孩听到“未来”这个词时,她的脸立刻亮了起来。她伸出手握住男朋友的手,微笑着说:“丈夫,我知道你在努力工作。我再也不会对你发脾气了。现在我将学会做一个好妻子。”

整整三个月后,陈小磊再也没有给苏佳男性特权——那天晚上侵入她甜蜜闺房的特权。谣言在人群中四处流传,说新任命的苏主任一夜之间失宠了。他假装不太关心这些事情,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

苏嘉楠一点也不傻。在命运之轮开始转动的九个月里,他仍然想了解一些事情。陈小磊更喜欢他的原因,除了看着他年轻美丽的皮肤,他真正看的是他卓越的知识和空白的背景。

陈赫总有一次下台,到时候皇帝太女上位了,看一看都是叔叔叔叔的心腹和权力,她是怎么保住自己的江山的?

陈小磊也需要一个她自己的人,更不用说苏嘉楠了,一个完美的她自己的人。果然,当他经手的第二个项目风靡市场时,陈小磊特地为苏嘉楠举办了庆功宴。

那一天,陈小磊抛弃了她传来的鲜肉,独自出现在宴会上,而苏嘉楠则把纯粹的程真带到了极致。

“苏嘉楠,我鄙视你。”宴会的第二天,陈小磊在自己温馨的闺房里,给了集团技术总监苏嘉楠充分的奖励。奖励是如此的热切,以至于她甚至没有等到太阳落山或者他们俩都进了卧室。

“这是对我的恭维吗?”苏佳的眼睛是赤裸裸的征服,男人对女人的征服。

“去吧,你想要什么?”陈小磊说的是实话。她真的很想追求一个看起来像她初恋七八倍的男人。

“除了你,我什么都不想要,”苏嘉楠深情地说。

“哈哈哈!”陈小磊来回笑了笑,一副非常有用的样子。

当那个人离开时,陈小磊扔给他一个信封。

“这房子是给你的团体奖励。你女朋友说她想结婚。我把婚房给了你。”说完,陈小磊头也不回地离开,甚至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

是的,它开始于那个时候。

这是苏嘉楠第一次回忆起痛苦的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被弄糊涂,用面前的钱粉饰太平。

有一次,某个论坛的一名记者采访了他,并问他是如何成为一线成功人士的。他一连讲了半个小时。他的动机不同于普通的鸡汤。最后,他感谢陈小磊女士对他的好意。

但是那天晚上,他独自在自己的房子里喝醉了。恍惚中,他白天回到了采访现场。站在高处,他看着一个叫苏嘉楠的人在下面的侃侃说话。突然,他喊道,“难道你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的位置吗?你陈世美!你xx!”

"甄珍,宝宝喉咙干了,请给他一些水果吃."

就这样一句话,苏嘉楠的所有记忆都停止了。

他看见一个比程真小几岁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大眼睛的小男孩。他们两个坐在程真旁边的座位上,那里总是空的。

“这够疯狂吗?”程真一脸宠溺地把孩子抱到膝盖上,很自然地吻了小男孩一下。

“这还不够疯狂。车里的每个人都需要认识他。”这个男人还“批评”了那个满脸坏掉的小男孩。

“哦!我的宝贝是一颗大明星,整辆车都认识我的宝贝!”程真抓住男孩肥胖的小手,又给了他一个粗心的吻。然后他熟练地剥掉水果盒里的山竹果,用漂亮的水果叉扎破果肉,放进男孩的嘴里。

苏嘉楠知道水果叉。他送给程真一份纪念礼物,以庆祝他们同居的正式开始。那是两元店的一件五元商品。一包有六个水果叉。主体闪亮,装饰有柔软的陶鸟。

程真非常珍惜这份礼物,只在重要的节日才拿出来做水果沙拉,放上两个作为装饰。她说她喜欢上面可爱的小鸟,并且总是感觉很亲密。

苏嘉楠当时很穷,买不起任何昂贵的礼物。研究生在工作时只能靠程震读书,而白天晚上则作为导师挣钱。按照父母的意愿,苏佳楠一毕业就应该回到离家最近的四线城市,参加公务员考试,成为当地的一名杰出人士。

苏嘉楠当时也不是无动于衷。毕竟,他曾经去过地面,喂过猪,在路边卖过大西瓜……以他父母的能力和洞察力,要把他送到一线城市成为一名从著名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并不容易。

程真敦促他去读研究生。尽管程真的父母和苏佳的男性来自同一个地方,但他们都是县高中的老师,教过苏佳的男性物理和中文。其中一个是负责苏佳班级的老师。甚至高考志愿表格也是别人建议的。苏佳敢于填写。因此,当苏嘉楠犹豫的时候,程真的建议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不幸的是,程在同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中没有这么幸运。她考试不及格。她比自己小一岁,不应该和苏嘉楠一起毕业,但是我听说程真在小学的时候好像跳过了一年级。公告当天,苏嘉楠以此事件为借口,建议她再参加一年的考试。程真笑着说:“我们两个中的一个研究生就足以指导孩子们了,对吗?”

那一刻,苏嘉楠真的希望这个傻女孩一生幸福。22岁的苏佳一无所有。

大约五年前,他碰巧路过他们一起住的地下室。苏嘉楠甚至没有勇气走近大楼。他害怕程真会突然出来,在楼前的一棵小树上拉着一根绳子,脸色苍白,还晾着一张散发着霉味的床单...后来,他买了地下室。那就让它空着吧,总是那么空。

“甄珍,你把孩子给我。他睡得太死了,压死了你的胳膊。”男人说,温柔地把肉球握在自己的手里。

被“抢走”孩子的程真轻轻地笑了笑,摸了摸另一边脸上的绿色胡茬。她说,“董力,你今天忘记刮胡子了吗?”

“哦,快点出来。下车并停留后,立即刮脸。”男人漫不经心地说,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坏笑,“为什么?我害怕吻你的时候会刺伤你。”

虽然隔了一段距离,苏佳男还是看到程颐非真的脸红了。她害羞地捶了李东一下,然后回答陈娇,“你在说什么?我担心你可能会生孩子。以后不要吻他。”

“你说不要亲,不要亲。这个婴儿太可爱了,我忍不住。”董力确实比程真年轻,看起来像个小男孩。他还没说完,他的嘴就落在了儿子的脸上。

“你!”程真非常焦虑,伸出手去阻止他。

程响人家是虚晃一枪,顺手啄了一下她的手背。袭击成功后,他苦笑着看着孩子的母亲。

“你想绑人吗?”李东问道。

“唉……”程真叹了口气,“你。”

“我怎么了?”董力凑近程真,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你不喜欢我这样。”

“啊,我就这样喜欢你。”程真笑了,一脸无奈,也是一脸宠溺地回应。

他看着董力和程真,好像在看一部梦幻般的电影。唯一的错误是英雄。起初......原来应该叫苏佳男。

它究竟是怎么曝光的?当然,这是因为陈小磊和陈达小姐不愿意。

当婚房被买下时,父母都期待着苏佳和程真尽快结婚。那年11月11日,四位老人在这个一线城市正式会面。宴会上所有的讨论都是关于装饰计划和婚礼准备。

苏嘉楠觉得和程成婚的风格是对的,但他也觉得偶尔去见见陈小磊的“甜蜜闺房”是对的。这是个笑话,一种生存的方式...否则,以他和程的真实背景,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地方站稳脚跟,买房成家呢?但是他忘记了女人毕竟是女人。

陈小磊给苏甲的丈夫打了三次电话,都没有回应,之后出现在苏成和苏甲家人的订婚派对上。一件红色外套,气势磅礴,一桌食物突然被高价配料所取代。

尽管她出现在舞台上是出于单位领导的同情,但她还是不停地喊着“我们是好人,我们是好人”。最后,她喝了太多的吐司,让苏佳的男人带她回家。那天晚上,他没有回家。

第二天下午苏嘉楠回来时,四个老人离开了。

程真问:“苏佳楠,你怎么了?”

这句话,苏佳男真的气血上涌,他的怒火顿时有了发泄的机会!

“我怎么了?!你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不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你不想让我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你不想让我留在这个地方!你把你的一生都押在我身上!我怎么敢输?但是...但是我有什么?我只是一只虫子!

你每天都笑着送我去上班。你知道我上什么课吗?才华被埋没,同事们互相争斗,如果我看着小人向我的老板撒娇,向我的下属发号施令时犯了错误,我可能会被解雇。一周工作七天,每天加班到九点!"

“但是你...没办法……”程真哽咽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能什么?不能和她睡吗?你真的认为陈小磊会真的把我放在眼里吗?在其他大集团的庇护下,有无数的帝国女性、未来的继承人和大臣。其他人告诉我,照片是新鲜的一段时间,照片是傻白甜甜的,钟狗!我还是要感谢她。说实话,因为陈小磊用新的眼光看着我,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这个城市的一个人!”

“苏嘉楠...你变了。”

“是的,我变了。但是我能保持不变吗?我不会改变。如果你想的话,你能没有食物和衣服,开车旅行,换工作吗?我不会改变。有多少人梦想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一个位于城市一环的学区?我不会变的,你……”

“够了!”程真终于抓住了怀特,不想再听他的了。“苏佳楠,你知道这些对我不重要!”

“是的,这对你不重要,但对我很重要。这些年来,我欠你的,真的。我欠你太多,太多,我必须偿还...我必须偿还。”说到这里,苏嘉楠也哽咽了。

“哥哥,”程真只在他很亲近的时候叫他“哥哥”,除了你我什么都不要。让我们忘记一切。我们能离开这里吗?可以吗?”程真抓住苏佳的大腿,恳求他。

“离开?”苏佳楠苦笑着,“4号回那个小城市,做一个不知名的公务员一辈子?”

“怎么可能杀人?那就是过上美好的生活,有妻子和孩子,过上平淡幸福的生活。”程的眼里闪过莫名的向往。

“但是我...真的不能回去了。”苏嘉楠哭着哀叹道,“我真的不能回去了。”

苏嘉楠看着程真离开自己。在这么大的房间里,她只打包了一个小手提箱。她穿了一件水蓝色的连衣裙来确认这种关系,身后拖着一卷长发。她没有真人漂亮。

她说:“苏嘉楠,我祝你幸福,我也祝你幸福。”最后,七年只能变成这个简单的句子。

苏嘉楠苦笑了一下。他不知道如何留住他,或者他根本不应该留住那个心碎的女孩。但他知道程不会留下来,就像他不能回去一样。自始至终,她都是一个珍惜羽毛的人。

两个月后,我妈妈打电话来说程真好像怀孕流产了。苏嘉楠赶紧给程真打电话,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电话的另一端非常安静。很长一段时间,当苏嘉楠以为她不会说话时,程真说:“原来我想养活自己...但是...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这时候,苏嘉楠真的很想发飙,冲了回来,跪在女孩面前,请求原谅。陈小磊能读懂整个千帆,突然表现出要嫁给他的意图。陈赫已经看过了,他也被认为是这个团体的女婿。

苏佳楠和程真的过去就是她说的——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当然,苏嘉楠没有和陈达小姐结婚。陈病入膏肓时,所有的家庭怨恨爆发了,几个叔叔和叔叔站起来,强行进入宫殿。陈小磊扭转了局势,一个接一个地粉碎了他们。他以高价秘密购买了他们的大部分股票。陈的父女能够保护自己的王位。

当然,陈小磊的家人支付了股份。她的丈夫比她大20岁,离婚两次,长期觊觎陈小磊,但他也失败了。这一次,一个漂亮女人的回归被传递给了商界,进行了一次愉快的交谈。

苏嘉楠体面地离开了陈的团队——陈小磊给了他一家公司。从那以后,苏嘉楠终于挣脱了枷锁,做出了巨大的努力。那时,他没有欣赏过其他风景。

陈小磊说,她对苏嘉楠有感情,不是纯粹为了使用,也不是出于好奇。她说她爱他。苏嘉楠面面相觑,说了这样的话。突然,一个词闪过他的脑海:当一个人死了,他的话也是好的。只是像他和陈小磊这样的人不会死,只有那些偶尔眨眼却没有表现出诚意的人。

毕业八年后,苏嘉楠认为自己已经度过了漫长的一生。

后来,他嫁给了三线明星明美,21岁,年纪太小,还不能断水。当收到驾照并登记时,苏佳的男性心中充满了笑声:陈小磊的坏品味毫无差别地传给了他。这是报复吗?

但真正的报应来自上个月,也就是两年后,当他偶然发现明美秘密生下了两个孩子的三个胎儿。他怒不可遏,几乎开始打人。他问那个梨花带雨的女孩为什么这样做。

女孩理直气壮地说。(作品名称:有故事的人:忧郁),作者:784533。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上一篇:香坊区司徒街棚户区将变成小花园 项目已启动建设
下一篇:富时罗素公司:将在明年三月完成对中国A股的重新分类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社会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justindrums.com 摩梭于韩门户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